京师环宇学员教学分享 对外汉语教学的量体裁衣

摘要:王老师 2014 年 6 月获得 IPA国际注册对外汉语教师资格证书,同年 7 月即开始从事对外汉语教学工作。现执教于北京大学医学部,承担留学预科生的汉语教学工作。她的教学方法生动活泼,受到学生欢迎。 不知不觉,我进入对外汉语行业已经有四个年头了。从最初的...

  王老师 2014 年 6 月获得 IPA国际注册对外汉语教师资格证书,同年 7 月即开始从事对外汉语教学工作。现执教于北京大学医学部,承担留学预科生的汉语教学工作。她的教学方法生动活泼,受到学生欢迎。

  不知不觉,我进入对外汉语行业已经有四个年头了。从最初的语言学校一对一小课,到现在大学里一个班十几名学生的班级教学,我越来越感觉到对外汉语教师与中小学语文老师不同,即使一直使用一本教材,也不可能做到“一本教案打天下”。因为我们的学生来自世界上不同的国家和地区,由于国家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母语和汉语差异的大小不同,学生的学习情况会千差万别。汉语教师要根据不同国家学生的不同特点,在教学和交流中各有侧重,才能帮助学生最有效率地进行学习。作为会英语的汉语教师,我最早接触到的学生就是欧美学生。在欧美各国学生中,我感觉美国学生是最好教的。因为美国本身就是个移民国家,文化包容性强,所以美国学生对人平等、坦率热情,没有什么阶层和等级观念。美国学生在课堂上提出的问题也是最多的。他们的问题多,并不是想挑战老师或是

  对老师有什么意见,而是他们的学校教育就一直鼓励拥有创新精神,鼓励在课堂上提出不同的观点。美国文化的开放性很强,愿意接受学习新事物。美国学生往往刚学了一点儿就敢说,不怕丢面子,不怕说错,所以他们口语进步也是最快的。

  相对于美国人,欧洲人更传统,也更保守,在一些小细节上也更较真。在欧洲学生中,我感觉法国学生是比较难教的。法国文化特别注重思辨精神,他们很少跟着别人的思路走,骄傲自信,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自己的判断。由于法语是世界上最精确的语言之一,法国学生具有天然的语言自豪感,对汉语的接受程度低。曾经有个法国高管和我很认真地讨论过:“你们中国的小学生,把太多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写和记汉字上了,他们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学习科学、艺术和搞发明创造了。”不得不说,这是我听过的最独特的学习感受了。法国学生对老师的要求又很高。如果对他提出的问题,老师一次两次都没能给出让他

  信服的答案,他们就很容易向学校投诉;如果前一个老师的教学水平较高,新来的老师达不到原有教师的水平,他们就会要求学校更换老师。可以说,如果能经得住挑剔的法国学生的考验,欧美所有国家的学生基本上就都能掌控住了。

  在北京学习汉语的欧美人,有很多是来华进行短期交流的学生,除此而外是在华外企和驻京机构的高管们。欧美学生的母语都属于拉丁语系,拼写一体。他们常常不想学汉语的读写,只想学听说,希望把汉语也学成“拼音语言”。因为汉字对他们来说,就像一幅幅复杂的画。如果学写,他们会把字的左右两边写反,比如把“妈”写成“马女”,就跟中国小孩子刚刚学写字时一样。对于这部分只想学“生存汉语”的学生,老师可以不要求学生能写,但还是要让他们学会认字。老师可以告诉学生,即使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也不是所有的公交车站的站名上都会加注拼音。不认识汉字,终归会有很多不便。老师在制作生词卡片的时候,可以把拼音写大些,汉字略小些。在制作卡片的时候,还可以去网上查这个汉字最初的写法。比如:“好”字是左边一个蹲着的妈妈,右边是子;“鬼”是一个人,头部带着可怕的面具等等。老师可以把生词卡片做得有趣些,在学习过程中反复使用。时间长了,学生自然而然就能够记住一些常用的汉字了。

  对欧美高管这样的特殊学生来说,他们的学费多由公司负担,所以课时费的多少他们不会在意。对于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时间,他们会非常在意在学习汉语上所花费的时间。在经历了最初两三个月学习汉语的新鲜和好奇后,这些能说多国语言的当年学霸们,往往会对老师提出这样的问题:“老师,我以前学西班牙语,每周只用两个小时自学,半年后我就能说很好的西班牙语了。为什么学汉语学了好几个月,我还说不好呢?”面对初学者这样的疑问,老师一定要认真回答好,不然可能会引起学生对老师教学水平的质疑。每次遇到这样的问题,我会拿出美国国务院对外事务研究所的研究结果:“对英语母语者来说,汉语、日语、韩语和阿拉伯语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要达到同样熟练的表达和阅读水平,西班牙语需要 23-24 周,约为 575-600 课时,而汉语需要1.69 年,约 2200 课时。”得到这样有理有据的回答,初学者对汉语的难度就会有全新的认识,而不会一味地埋怨老师了。

  以上就是我教欧美学生的一些体会。从 2017 年初,我开始在大学里教来自亚洲国家的留学预科生,其中以日韩生为主。与欧美学生学习“生存汉语”的要求不同,日韩学生的目标是要把汉语学到工作语言水平,所以他们的学习过程更持久,也更加认真。日本文化讲究尊师重教、长幼有序。在教学过程中,日本学生会非常信任老师,完全跟着老师的教学步伐走。因为在日文中有大量的汉字和汉字部件(平假名和片假名),所以日本学生的汉字在各国学生中是写得最好的,一笔一画、横平竖直,甚至没有中国学生书写汉字时常见的连笔和草书。日本学生的读和写经过集中训练,很快就能达到较高水平;但开口说汉语,对于不少已经学到中高级别的日本学生来说,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所以在教学中,老师要多鼓励、多肯定,反复强调“说”的重要性,鼓励他们走出日本人的小圈子,多和中国人交朋友,在日常生活中锻炼汉语听说的即时反应速度。在和日本学生教学互动的过程中,有一点要特别注意,就是他们的“面子文化”。曾经,我班里有个非常优秀的日本女生,对汉语的使用基本达到了母语水平。不过她是一个“小迷糊”,经常会把自己的东西落在教室里,考试时甚至会把自己的名字写错。课间聊天时,我拿她这个特点开玩笑,她也并不介意。有天上课学“粗心大意”这个词,我随口举例:“咱们班里的某某就是个粗心大意的孩子。”没想到,我话音刚落,这个女生就趴在桌上开始放声大哭,哭到不

  能自已。我吓了一大跳,实在反应不过来是哪里出了问题。课后,她的同桌告诉我,她觉得老师在当众批评她的学习态度有问题,再加上快考试了,她本身心理压力就大,结果就控制不住自己了。以前给欧美学生上课,我常常用学生的特点做例句,大家听了往往是会心一笑,觉得很贴近生活,学得快也记得牢。但此后我再给日本学生上课时,就不做这种例句了。因为中国学生可以接受的句子,日本学生可能会觉得丢面子,引起不好的后果。

  相较于认真学习的日本学生,韩国学生就显得比较随性了。如果把汉语水平比喻成装在玻璃杯里的水,当杯中的水有六成满时,日本学生会说:“老师,我的汉语很不好,我要好好努力!”而很多韩国学生会说:“老师,我的汉语已经非常好了!”韩国学生上汉语课,常常会迟到早退,课上也不认真记笔记,这和他们对自己汉语水平的过分高估有关。这时候,老师就要采取各种方式,让学生认识到自己在学习上的不足。而且由于受到韩文书写的影响,韩国学生的汉字也常写得横不平、竖不直,要么像一团团拧在一起的铁丝,要么抻胳膊抻腿没有章法。最好在韩国学生刚开始学写汉字的时候,汉语老师就要求他们用田字格本进行练习,强调横平竖直的重要性。

  近几年来,来华学习汉语的泰国学生也日渐增多。泰语属于汉藏语系,里面许多词汇都来源于古汉语。在泰语里一共有五个声调,所以泰国学生能迅速掌握汉语的四声。在读成段文字的时候,他们会把汉语的“语流音变”读得非常好,完全不会有外国学生容易出现的那种“找不着调”的感觉。而且可能是来自发展中国家的缘故,他们吃苦耐劳的精神比较强,所以泰国学生的学习速度和深度常常令人吃惊。

  还有一类学生比较特殊,就是华裔学生。虽然都是华裔,但他们的具体情况也各不相同。有的华裔学生,父母是走出中国的第一代移民,在家里一直坚持说汉语,也很重视子女的汉语教育。这样的学生往往听说都很好,就是不会读写汉字。面对这样的学生,老师需要准备专门的写字教学课本。《张老师教汉字》就很不错,这本书系统地介绍了汉字学习策略,将汉字分别以形旁和声旁归类,帮助学生将构字规律转化为识字规律,在学习过程中学生很快就能做到举一反三,有事半功倍的效果。还有的华裔学生,父母双方只有一方是中国移民,或父母都是在国外出生的第二代中国移民。这样的学生刚开始接触,似乎汉语也不错,可往往说着说着,就在一个地方卡住了;再说着说着,又在另一个地方卡住了。如果将从零开始就跟着老师一步一个脚印学到中高级的外国学生的知识结构比喻成一座结构稳固的金字塔的话,这些华裔学生的知识结构更像是一张网,这张网上有很多破洞,有的洞是发音上的,有的洞是语法上的,有的洞是固定搭配上的,有的洞是惯用表达上的。这时候老师就要进行针对性教学,学生缺哪里就补哪里,查漏补缺,一针一线把学生这张“网”给密密地织补起来,补成一马平川,学生才能在汉语的天地里自由驰骋。作为汉语教师,在讲台上向下一望,学生们可能来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他(她)们肤色不同、母语各异、文化背景不同、民族风格各异,就像一个欣欣向荣的大花园。辛勤的园丁要根据花儿的不同种类,给予不同的温度、水分、土壤和养料,花儿们才能开出最美丽的花朵。那么我们对外汉语教师作为汉语大花园的园丁,也要根据学生的不同特点,因人而异、量体裁衣,才能帮助学生取得最好的学习成果。以上就是我这几年来在教学过程中的一些感受,抛砖引玉,和各位同行探讨。

  对外汉语专业对专业造诣有着较高的要求,因此,有志于此的学员,在培训机构的选择上也显得尤为重要,这将直接关系到教学的最后成果。京师环宇对外汉语培训结构,秉承着绝对的专业团队以及领先成熟的经营模式,为学员带来价值的最大实现。

  京师环宇对外汉语培训结构是经过国家教委特殊审批的少数具有对外汉语教师培训资质的办学机构之一,它在对外汉语培训方面有着绝对专业的资质,并在此基础上,秉承着广阔的资源,为学员后续带来更好的发展。


返回顶部